【-|梦蚀°】断章·星火 - Flashback

  构思中的坑,关于405的过去。
  暂时还没写完也不想让人看到,如果能看到证明你是有缘人了 23333


.+†+.

  第八区,特种部队“渡鸦”基地。
  少女拎着煤油灯走过长长的走廊,长长的红发在脑后束城利落的高马尾,水蓝色的眼睛里露出几分阴冷,黑色制服的左胸口纹着她的代号——405。
  405在资料室门口停下脚步,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便推开了门,白炽灯的光线从房间里倾泻而出,长发的少年已经在屋内等候多时了。
  “约书亚。”405开口喊出他的名字。
  “你来了。”被唤作约书亚的长发少年笑着回应,“资质测试全满分通过被破格录取的‘第十三人’,代号405的虞汐子小姐……”
  405用并不轻柔的动作把煤油灯搁在桌上:“寒暄就免了,我们没这么熟悉,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试图跟我攀上什么关系。我应邀过来只是为了一件事……”
  “我知道。”约书亚的微笑更加诚恳而热切了,与405冷若冰霜的眼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你想问的是,为什么我知道虞汐子不是你的本名?”
  405面无表情地点头:“正是如此。”
  “有很多引起我注意的小细节……比如你每次在签到本上写的都是自己的代号,还有你写‘虞汐子’这三个字的笔迹和速度都和普通的文字并没有区别,这与一般人的习惯不符。”
  “了不起的猜想,看起来你对你的判断非常自信。”405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
  约书亚笑着摇了摇头:“当然,这些细节只不过是引起了我的怀疑而已。只写代号可能是因为你对自己的军人身份高度认同;笔迹没有区别也可能是因为你曾从事过文书工作,书写普通文字的熟练度和自己的姓名不相上下……这些迹象确实都无法断定你用的是假名。”
  “所以呢?”约书亚的长篇大论实在是令人不快,405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
  “耐心,耐心。”约书亚依旧是那样不紧不慢的态度,“真正让我证实自己的判断的,是我在资料室里找到的这个东西——”
  约书亚从桌上的书堆里抽出一本酒红色的笔记本:“一本三年前的日记,笔迹与你一模一样,而日记的主人名叫‘白井秋子’……这才是你真正的名字吧,405小姐?”

- I did.

  资料室一时陷入微妙的沉默当中。出乎约书亚意料的,405只是漠然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日记本,并没有什么惊讶和慌乱的举动。良久少女才终于爆发出一声嗤笑:“抱歉,这并不是我的东西。”
  “事到如今才否认已经有些晚了吧?”约书亚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僵硬,“既然你没有否认虞汐子是个假名,那日记上的名字就是你的本名无疑了。笔迹可骗不了人,尤其是我。”
  405从约书亚的手里拿过日记本,略带嘲讽的表情柔和下来。少女伸手抚摸着日记本的封面,缓缓开口道:“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否认这是我的笔迹。但里面的内容却并不属于我……我只是把它们记了下来而已。如果你足够细心就能看出来,虽然日记的内容是三年前的事件,但纸却很新。甚至连墨水都是渡鸦小队基地里特有的,青灰色。”
  约书亚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405抬起眼睛,嘲讽似的补了一句:“我建议你以后在白天来资料室找你的学习资料。”

- My girl.

  “……等等,这不合理啊。”约书亚用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从解谜失败的打击中缓过神来,反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在渡鸦小队的基地里……默写了这个名叫白井秋子的女孩在三年前的日记?”
  405扬起眉毛:“是的,如果你愿意连续一个月帮我跑腿买甜甜圈,我还能帮你默写出三年前所有我读过的新闻报道。有什么问题吗?”
  队员间流传的“人肉印刷机”外号果然名不虚传,约书亚叹了口气表示认输:“好吧,不愧是你……但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
  405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翻开手中的日记本阅读起来。约书亚看着少女逐渐收起一贯刻薄冷漠的表情,心中隐隐猜到了答案。
  半晌,405合上了日记本,嘴上挂着约书亚从未在她脸上见过的温柔的笑意。
  “因为……她是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

- It HAD been.

  “记住,你的共情能力是把双刃剑,能披荆斩棘,也会割伤自己。复述一遍我给你立下的规定?”
  “不要在咨询过程中进行任何自我代入,不要在咨询时间以外与患者进行任何接触,不要与患者建立任何必要以上的信任关系,不要与患者交换任何与治疗无关的信息。”
  “还有呢?”
  “要时刻注意患者的依赖和愧疚情绪,要引导患者重建与社会的联系,要鼓励患者自行解决现实问题。”
  “还有呢?”
  “绝对不能进入患者的梦境,即使这是对方需要的。”
  “很好。其它的部分按照在上课时学过的来就好……这也是我努力在做到的。”
  圆脸的中年女教师伸手似乎想摸摸红发少女的头,但最终还是落在她的肩膀上。
  “但我还是想说……总有一天,你会成为对这个国家而言很重要的人。我相信你。”

  “真是了不起的老师。”约书亚听了啧啧称奇,“能遇到她可真是你的幸运。”
  405苦笑了一下:“是的……但我接手的第一个病例就辜负了她的期待。”
  “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对,所以这也无疑是真的。”

  “难道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
  面前的患者看到红发的少女,一双细长的眼睛里写满了眼镜遮不住的惊讶与欣喜。
  “……你认识我?”
  “当然!你就是那个‘史上最年轻的Karas研究者’虞汐子!我在杂志上读过可多你的文章了……”
  “……谢谢。”
  “我叫白井秋子,请多指教呀!”
  面对名叫秋子的患者伸出的双手,少女实在不知道如何拒绝,只能伸手握住。
  那双手是温暖的,比自己的体温高出不少,让少女几近产生了一种错觉。
  也许她们可以成为朋友呢?   

- And we WERE together.

  “所以你接手的第一个病例居然是你的小迷妹?”约书亚忍不住笑出了声,“还真是一场命中注定的精彩邂逅啊。”
  405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不太擅长应付热情的人。尤其是对我热情的人。”
  “不得不说,这确实很困难。”约书亚忍俊不禁地摇摇头,“你怎么能要求一个热情的人把她的热情收回去呢?”
  “我的老师也这么说。”405垂下眼睛,“所以我和她越走越近了……就像朋友一样。”

  “汐——子——”
  红发的少女抬起头,戴着眼镜的秋子像兔子一样跳到自己面前。
  “今天隔壁学校的小吃街新开了一家甜甜圈店哎!你尝尝!”
  “嗯,好吃。就是有点冷了。”
  “诶?让我尝尝……啊,真的,冷了口感就变硬了呢。”秋子把嘴里的甜甜圈咽下去,向红发少女发出邀约,“明天一起去店里吃怎么样?”
  “抱歉,我明天要去找老师交实习报告……”而且那是关于你的。
  “哎……那星期天呢?”
  “唔,下午可能有空吧……”
  “好耶!那就这么说定了,下午两点我在校门口等你噢!”
  “嗯,好。”  

- That's enough.

  约书亚再度开口打断:“这段我看过,后来她在甜甜圈店向你告白,结果遇到了你的前女友,三个人不欢而散了?”
  “……算是吧。不过对方完全是直的,只是单纯把我当朋友而已。”
  “话说你难道一直没告诉她你的名字吗?”
  “是啊。她一直叫我汐子,还说拿我们两个的名字去算了命,相性很好之类的……我哪好泼她冷水。”
  “啧啧啧,真是可怜的小姑娘。”
  “不过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平时也确实都叫我‘虞汐子’。除了学术问题之外我很少跟别人有什么多余的交流,这个笔名要常用得多。”
  “……我一时都分不清到底是谁更可怜了。”

  “那个女孩是……?”
  秋子沮丧地捧着奶茶坐在对面,垂头丧气的样子让人想到垂耳的兔子。
  “大概算是……前女友之类的人?”
  “诶??前女友?”
  “是的。如你所见,我对男人没什么兴趣。各种方面的。”
  “啊,问题到不是那个啦……”
  ……那是什么问题啊?
  秋子自觉失言地清了清嗓子:“那么,你和前女……啊不对,比起那个,你为什么对男人没兴趣?是天生百合吗?”
  为什么感觉对方突然兴奋起来了?
  “因为很多事……吧。”

  约书亚忍俊不禁地打断:“所以你到底为什么对男人没兴趣?”
  “不是说了吗,因为很多事。”405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这就是你的答案?”约书亚抬手捂住了嘴,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正经一些,但接下来的发言又把他的八卦心理暴露无遗,“真是太遗憾了,据我所知队里还是有几个小男生暗恋你的呢……”
  “你想肛的小鲜肉不巧暗恋上我这个姬姥了吗?”405面无表情地棒读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注意优雅,优雅。”少女粗俗的用词让约书亚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管怎么说,你刚拒绝了一个同性女孩对自己的告白,转而又毫不犹豫地暴露了自己的性向,还不告诉她原因,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405面露难色:“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也忘记自己有没有告诉她详细的原因了。”
  “哈?”
  “毕竟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所以我的大脑自然会屏蔽所有和它相关的内容,大概已经被封印进我某个丧失能量的人格里了吧……”
  少女摸了摸下巴吐出了一段难以理解的发言,这也是她一贯的作风,好在约书亚已经习惯了。
  “有人向你告白是什么不愉快的回忆吗?”
  “你脖子上装的是个台灯吗?”405又翻了个白眼,“不愉快的回忆是指我对男人没兴趣的原因。”
  约书亚露出更加好奇的表情:“不如我们去梦里回忆一下?”
  “如果你敢随便跑到我的梦里来,我保证你的下场会很惨的。”405眼神犀利地又重复了半句,“我保证。”
  约书亚赔笑着摆摆手:“开玩笑的……那么你的意思是,白井秋子来向你告白的时候,你还是很开心的?”
  “……这么熟练地偷换概念可真像你一贯的作风啊。”
  少女并没有对约书亚的问题作出正面回应。良久,她才终于开口,只不过回答的是另一个问题。
  “也许我……应该是告诉她了。”
  “什么?”
  “‘很多’我不愿意回忆起来的事。”
  约书亚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为什么这么觉得?”
  “因为这又打破了老师给我立下的规定。”405垂下眼睛,“也能解释后来发生的很多事。也许我在那时候给了她一种……我可以依赖她的错觉。”

  “所以……她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
  “不知道?可你明明对她的印象如此深刻……”
  “因为这是为数不多能让我感到温暖的记忆。这就够了。”
  405垂下眼睛,嘴角泛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再多的解读也只会是亵渎而已。”

- Don't look back.

  

- And we'll find each other.

- In the end.

- In the next world.

- Aria.

  “真是个精彩的故事。那么,我能最后再问一个问题吗?”
  “你说。”
  “你真正的本名到底是什么?”
  405扬起眉毛:“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告诉你?”
  “因为你已经给我讲了这么长的一个故事,证明你现在很有找人倾诉的欲望。”约书亚耸了耸肩,“我的直觉告诉我,今天可能是我得知你本名的唯一机会了。”
  405沉默了一会,翻动着手里的日记本,在某一页停了下来,轻柔地抚摸着。
  半晌,少女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亚里亚。”
  “什么?”约书亚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
  “亚里亚。歌川亚里亚,这是我父母给我的、最初的本名。”
  “和那个女孩现在的名字一样……是巧合吗?”
  “我想是的。”
  少女浅笑着转过身去,走进资料室井然有序的一排排书架里。
  “一个足以让我相信某种错觉的巧合……”
  405喃喃着把日记本放回原位。

  ——“也许……我们还可以再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