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蚀°】断章·杀手的决意-01

  “在下课之前,有两件事情要告诉大家。”
  “第一件事是,下周一第三区的凯瑟琳公学将会派师生团体到我校进行为期两周的交流学习,并且开设公开课。凯瑟琳公学是国内顶尖的心理学院校,感兴趣的同学请务必不要错过这次机会。”
  “还有一件事是,从下周一开始我也要进行为期两周的休假,这两周的选修课请大家听从教务处的安排。那么……”


.+†+.

  一头红发的橘诗织教授随着下课铃走出了教室,留下同学们一边整理东西一边议论纷纷。
  “国内顶尖的心理学院校来雪野交流学习?但是诗织老师不在的话要交流些什么啊……”
  “你这话说的,心理部其他的老师也都很有名气啊,比如神田老师……”
  “话虽这么说,但绝对还是诗织老师最厉害吧。听说她在高中时期就在国家级别的心理学杂志上发了好几篇论文了呢!”
  “真的假的?高中?”
  “真不愧是诗织老师……”

  尔雅一头黑线地穿过诗织教授的粉丝团,拿着这周的Karas症状检测报告敲开了办公室的门。正在教室里被热烈讨论的明星老师此刻摘下了眼镜,略显憔悴地揉着额角。
  “那个……诗织老师?”
  诗织眯了眯眼抬起头:“啊,是尔雅。抱歉,最近有点忙……报告你先放在这吧,我周末给你答复。”
  “好的。”尔雅小心翼翼地把报告放在桌上,忍不住又补了一句,“……还有一件事,我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
  “为什么刚好是两星期?好像是刻意避开凯瑟琳公学的交流访问一样。”
  诗织闻言愣了愣,随即低头发出一声轻笑:“被你发现了……确实是刻意避开的呢。”
  “诶、诶?为什么啊?”尔雅茫然地炸了眨眼。
  “因为……有不想遇到的人。”
  与嘴上说出的简单语句相反,诗织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复杂的。眼神凝重地望着电脑屏幕,嘴上却露出带着几分释然的笑容。

  尔雅没看懂那个表情,却在一周后遇见了诗织不想遇见的那个人。
  ——一名与诗织一样有着红色头发,戴着圆框眼镜的凯瑟琳公学学生,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心理学选修课的教室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但是又从来不进去听课。等到星期五尔雅自己去上选修课的时候,终于发现她坐在了教室里,而且还早早占据了靠近后门的位置,仿佛是随时准备逃跑一样。
  抱着满心的好奇,尔雅走过到了红发女生的旁边,刚放下东西准备坐下来开口问些什么,对方却抢先开口了:“那个……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这节是橘诗织老师的课没错吧?”
  尔雅迟疑地摇了摇头:“……不是,诗织老师这两个星期休假了,要等凯瑟琳公学访问结束才回来上课。”
  “啊……”红发女生闻言一愣,僵了两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顺势趴在了课桌上,发出了几个哭笑不得的语气词。
  这是什么情况?
  尔雅小心翼翼地在红发女生的旁边坐下,开口问道:“那个……你这几天一直在教室门口打转,就是为了等诗织老师的课吗?”
  女生“噌”地一下把埋在课桌上的脸抬了起来,脸上是小学生看了都觉得心虚的笑容:“啊……也不算是吧,只是听说雪野大有个特别厉害的心理学……教授?想来见识一下而已,没想到她休假啊……”
  这是STK行为吧,绝对是吧。
  尔雅心里默默吐槽着,还是开口做了自我介绍:“你是凯瑟琳公学的学生吧?我叫尔雅,你呢?”
  红发女生尬笑着开口,短短的红色马尾在脑后晃了一下,像兔子的尾巴:“我啊,我叫……”

  “Aria。”
  一周前的第八区特对组会议室,糖砂带着一脸恶意的笑容念出这个名字:“这次梦神教徒袭击的目标,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诗织冷漠地盯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手里的笔不耐烦地敲击着桌面。
  “我倒是有个很有趣的猜想噢……朱森亚里亚,这个名字有没有很熟悉啊?”糖砂的笑容更加恶劣了。
  “没,有。”诗织“啪”的一声把笔拍在桌上。
  昔日的“渡鸦”小队队友,今日的第三区治安长官安永实一头冷汗地夹在两个女人中间,实在搞不懂她们是在打些什么哑谜。自从前些日子里截获了梦神教残党的恐怖袭击企划,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一直这么诡异,简直要让人怀疑平时相亲相爱的姐妹情是不是塑料做的了。
  “那么就由我来解说吧。朱森亚里亚,凯瑟琳公学来访的成员之一。普通在校学生的档案如果没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是一学期更新一次的,而她的档案却几乎是实时更新,而且平均隔一周就会被访问一次……”
  实忍不住插嘴:“这不是STK吗?”
  糖砂嗤笑出声:“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呢,又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几乎所有的访问都来自于最高权限账号,无法访问具体ID,但是显示的访问地址却来自……第八区特对组办公室,以及雪野女子大学心理系。”
  “能同时出入这两个地方并且有最高权限ID的人,好像只有一个噢~”
  糖砂扬起眉毛歪头看向诗织,实感觉头上的冷汗冒得更厉害了。他刚才是不是说了STK?
  “我给你系统后台的访问权限不是让你用来干这种无聊的事的。”
  诗织做了个深呼吸,重新拿起笔在桌子上敲了起来。
  糖砂却完全没有一点就此打住的意思,继续搞事道:“你难道不打算解释一下这个STK的问题吗?”
  “……你还真是完全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啊。”诗织又做了个深呼吸,把手里的笔扔到桌子上,起身打开了投影屏幕。
  “这个女孩……朱森亚里亚,是未登记过的Karas感染者,感染等级III,和Mio一样。”
  “……诶?”糖砂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这剧本跟我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
  “以及……她也是我的病人。曾经是。”
  诗织转过身去看着屏幕上的少女,乖巧的脸上戴着一副大大的圆框眼镜,红色卷发在脑后扎成短短的马尾,像兔子的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