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蚀°】断章 · 巴别塔之诗 - RE01

  看自己以前的文来激励自己虽然很有效,但还是有些副作用的,比如产生一种“我无论写什么都很有意义”的错觉,实际上只是在生产文字垃圾而已。
  综上所述,这个断章我还是重写吧……


.+†+.

  “后世的人都称你为暴君,但我却看得分明;
  在你兴建的城市里,我们的子女不再流离;
  用自己的劳动创造悲喜,不再将命运寄托于上帝;
  我们造起通天的高塔,用以宣扬这骄傲之名……”

  “这是……巴别塔的故事吗?”
  尔雅礼节性地翻阅着琴音塞给自己的笔记本,仔细辨认着用浅褐色墨水写就的龙飞凤舞的字迹,似乎是自己略有耳闻的故事。
  听到反馈的琴音仿佛遇到了知音,双眼放光地扑向尔雅:“没错!就是巴比伦塔的故事!没想到尔雅你也对圣经这么感兴趣……”
  眼疾手快地闪开了琴音的飞扑,尔雅连忙把琴音的手稿物归原主:“不不不,我只是偶然在诗织老师的文章里看见过这个故事而已……”
  “嘁,又是诗织老师。”琴音不服气地撇嘴,“我居然指望你这个书呆子对神话故事有什么了解,真是太天真了。”
  “喂喂,过分了啊——”尔雅不悦地皱起眉头把话题转移开,“这次又打算往哪投稿?”
  琴音因为空集事件的评论文直接被校刊拉进了黑名单,看到好友并没有在这次封杀的阴影下一蹶不振,尔雅还是倍感欣慰的,不过接下来琴音的发言还是让尔雅吃了一惊。
  “这次不投稿哦,这是演剧社下次演出的剧本。”
  “啊……?”
  尔雅目瞪口呆。“你是打算自己写话剧的台本吗?”
  “不是打算写,而是已经基本完稿了,接下来只有一些台词和节奏方面的小细节需要修改。”琴音一脸得意地推了推眼镜,“就定在下个月凯瑟琳公学来访问的时候发表,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排练中呢。”
  “……强。”尔雅震惊得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只能向琴音伸出双手的大拇指以示敬意。
  “嗯哼~”得到夸赞的琴音骄傲地抬起下巴,“看在你这么崇拜我的份上,下次排练就允许你去旁观吧。”
  当了这么多年的好闺蜜,尔雅已经对琴音的骄傲习以为常了:“好好好,我已经迫不及待啦——”

  到了排练的日子尔雅才明白琴音的得意并不是出自一贯的作风,而是有实际支撑的原因的。演剧社的社员们在一名戴着圆框眼镜的银发少女身边挤成一圈,尔雅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谁。
  “……末茗!?”
  被唤作末茗的银发少女闻言抬头:“啊,尔雅,你也是戏剧社的成员吗?”
  围观人群的目光瞬间聚焦到尔雅的脸上。尔雅连忙挥手:“不不不,我只是来围观的……”
  这名被团团围住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当红的地下偶像歌手Mione,本名末茗,因为左腿的假肢和空气系的声线被粉丝爱称为“独脚仙”。看起来此刻的社团活动室已经变成粉丝见面会的会场了,不过地下偶像在学校里这么抛头露面真的好吗?

  等到负责主持秩序的社长姗姗到场,社员们排队在教室里坐好,尔雅才终于有机会再次和末茗说上话。不过让尔雅惊讶的人却不止末茗一个——
  “哟,这不是二丫酱嘛~”
  橙色头发的甜品店老板坐在末茗旁边满脸微笑地向尔雅打招呼,换来的却是后者无情的吐槽:“为什么比诗织老师还大一岁的人也坐在这里假装女大学生啊?”
  被嘲讽年龄的伪女子大学生是Miss Donuts的店长上梨子糖砂,也是尔雅的老熟人。坐在尔雅另一边的琴音满头问号:“你怎么谁都认识啊?”
  “这个就……一言难尽……”尔雅一脸为难地转移话题,“所以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们也是社员?”
  琴音摇摇头:“Mio确实是要参加演出的,旁边那个阿姨不是。”
  遭到二连击的糖砂压低了声音怒吼:“……现在的小姑娘一个个都怎么回事!?”
  “算了,先不管阿姨……”尔雅无视了骂骂咧咧的糖砂,终于向被三人夹在中间的银发小偶像发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学校里?”
  末茗侧过脸来:“由于一些……特殊原因,诗织批准了我来雪野大入学,所以我现在是你的学妹啦。”
  “诶?学妹?”尔雅茫然地眨了眨眼。
  “请多指教,尔雅学姐~”小偶像适时地露出一个标准的营业式微笑,尔雅莫名脸红了起来。琴音在后面小声抗议:“那我呢那我呢!”
  “琴音学姐的剧本也非常出色呢~”末茗继续维持着职业性假笑,如果不是见过她在幕后的样子,尔雅怕是此刻也要被圈粉了。

  “那么,介绍一下本次演出新加入的社员——”
  社长提高了音量打断了女生们的窃窃私语,大家不约而同地把头转向末茗。
  “末茗同学,”小偶像应声起身向大家微笑示意,社长继续宣布道,“本次在剧中饰演奈妮拉一角,请大家掌声欢迎。”
  末茗在一片激烈的掌声中坐下,尔雅扭头疑惑地问琴音:“奈妮拉?我怎么不记得圣经里有这么个角色……”
  “就是宁禄啦!”琴音一脸不满地撅起嘴,“我就知道你没仔细看我的剧本……因为大家都是女孩子啊,我就把角色也改编成女性了,这也不是正统的圣经故事,等着瞧吧。”
  尔雅闻言不禁对剧本起了兴趣,有些后悔因为琴音派书法没有好好研究前几天的手稿,只能亡羊补牢地把头凑到研究打印版剧本的末茗身边去。

—— By Shioko Apr. 9th / 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