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蚀°】断章 · 断发 - 01

  拉维 29 年 10 月。
  一场滂沱的秋雨将午后的余热冲刷殆尽,路面上倒映出一片斑驳的天青色,不时还有绵绵的细雨沉入其中,于是这片斑驳的色彩便微微颤抖起来。
  莱拉收起伞在咖啡馆门前站定,屋内透出的昏黄灯光描摹出她的轮廓——一头黑色的长发整齐地披在脑后,生成色的呢绒外套里搭着一条考究的鹅黄色长裙,与她金色的眼睛十分相称。
  她甩甩伞上的积水推开门,穿着西服背心的女士者便迎了上来,接过她手中的雨伞放到门口的架子上:“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我昨天晚上 6 点预约了位置。名字是伍德维尔。”
  女侍者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好的,请您跟我来。”


.+†+.

  莱拉跟着女侍者走上二楼。与楼下一桌桌少女们喝下午茶的温馨气氛不同,二楼的座位基本全是空的,在窗外雨丝的映衬下下显得有些冷清。
  “您约的人已经先到了。”
  女侍者伸手指向窗边的位置,那里坐着的是一名与莱拉年纪相仿的年轻女性,一头红色的短发凌乱地打着卷,灰色开衫里的白衬衫敞着第一颗扣子,看起来有几分憔悴。莱拉点点头向女侍者致谢,独自径直走了过去。

  “我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误解你才是刚刚从战场上回来的人啊……405。”
  莱拉坐在年轻女性的对面开口寒暄道。
  “这么理解也没什么错吧,毕竟生存本身就是一场战争不是吗?”
  被唤作 405 的女性端起面前的咖啡杯轻抿了一口,补充道:“另外说一句,我现在的名字是橘诗织。”
  “又换新的名字了?真像是你一贯的作风呢。”莱拉一边打趣着一边翻开菜单。
  “嗯。顺带一提,璎子也不是我的真名,那只是 405 的另一个谐音而已。”
  莱拉翻菜单的手一顿,长长地叹了口气:“……真是败给你了。”

  街上的行人逐渐收起了伞,看起来雨已经彻底停了。莱拉放下菜单按响桌上的应答铃,再度开口打破沉默:“你把头发剪了?”
  “嗯,想换换心情。”
  昔日“渡鸦”小队的成员 405,如今的第八区普通市民橘诗织如是答道。
  莱拉垂下眼睛,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答案。每个政权都会有不希望让民众知道的过往,而对于刚在这片土地上坐稳不久的共和国来说,“渡鸦”小队无疑就是其中之一。小队的成员有 13 人,绝大多数都是未成年的孩子,全都是通过人工注射或催眠感染 Karas 的特殊能力者,他们被编为特种部队送往十三区,潜入叛乱军的后方执行间谍任务。4 月发生在十三区的叛乱军总部爆炸事件便是“渡鸦”小队的手笔,这本该是一起自杀式袭击,然而出于某些意外,一些成员却意外地幸存了下来。
  ——而这个意外,此刻正坐在莱拉的眼前。
  “我听糖说了,那次潜入作战,是你指挥的……”
  405 嘲讽地抬起头:“那你就应该知道我杀死了一半的自己人。”
  “你是拯救了一半的自己人。”莱拉的身体微微前倾,“一支只接受过半年军事训练的队伍,没有任何后方支援,你觉得他们看起来像有任何让你们活着回去的打算吗?”
  405 扬了扬眉毛:“这就是重点。没人打算让我们活着回来,所以我们就不应该活着回来。但你不一样,贵族女校出身,履历出色的情报员,这些足够让你在第三区找到一份优越的工作……到第八区来又有何贵干呢?”
  “事实上我确实找到了一份优越的工作,我现在是第三区的教育部长。”莱拉把手指交叉在一起,“我来第八区,是因为糖在这里……”
  “来找老同学叙旧?”
  “也是因为,你也在这里。”莱拉忍无可忍地拧起眉头,“看在我们的半年同窗情的份上,能不要对我报那么大的敌意吗?”
  “嗯……”405 有些尴尬地端起咖啡杯,“我也不是对你有什么敌意,我只是单纯地……讨厌人类。”
  “噢,那你很快会更加讨厌人类的。”
  莱拉闻言松开了交叉在一起的手指,把背靠在身后的沙发上,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人类幼崽。”
  405 皱起眉:“什么意思?”
  “事实上我这次来找你的目的是……我希望你能当个老师,去雪野大学任教。”

  女侍者走到桌前短暂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莱拉低声在菜单上戳了几下,她便点点头再次告退了。等女侍者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405 面色不善地开口继续了话题:“告诉我你刚才是在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雪野大学今年刚重组为女校,需要一批新的师资力量加入……”
  “所以你觉得一个不应该活着回到人类世界的战争幽灵很适合站到讲台上浇灌祖国的花朵吗?”
  “不,我觉得一个 16 岁就在国家一级期刊上发表论文的天才不应该就此消失在愚蠢的政治博弈里!”
  一时间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405 扯过桌上的糖罐舀了一大勺黄糖倒进杯子里,小声喃喃:“……‘天才’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 By Shioko Aug. 30th / 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