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蚀°】断章 · 断发 - 02

  “我希望你能到第八区的雪野大学任教。”
  “哈!?”
  这句话带给我的冲击比产假更甚几倍,我手里的抹茶拿铁差点飞了出去。
  “雪野?”那个第八区传说中的精英培养皿,全国顶尖的医科大学?虽然我上学的时候在心理学上稍微有那么一丁点的特长,但怎么看都不像学医的吧?
  看着我暴躁的表情,莱拉却是一脸意料之中的淡然:“我说的不是那个雪野医科大学,而是新成立不久的雪野女子大学。”
  “……?”直觉告诉我这个学校的来历不那么简单,我把抹茶拿铁端在手里,等着莱拉继续向我解释下去。


.+†+.

  “十三区暴动的导火索,用于催眠治疗的新型药物——Karas,”莱拉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点并没有太多和我们坐在一起的客人,不过她还是压低了声音,“相关的研究是在雪野大立项的,也是在雪野大的附属医院完成了临床实验并向全国推广,也就是说 Karas 是雪野大的产物。然后,因为这个原因……雪野大遭到了共和国政府的报复,被废校了。”
  “废校?”我怔怔地重复着这个仿佛是从日本动画里摘出来的词语,脑内不合时宜地浮现出一群穿着白大褂的贵族公子哥在舞台上打歌的画面,好在莱拉递来的平板上有更加真实的照片和文字记录,让我把脑内的幻想终止进行了。
  “在你逃亡的这三年间,雪野大及其附属医院的高层不断被捕和失踪,一些参与过研究的学生也未能幸免。学生中不断有反抗的声音出现,在今年年初到达了高潮……”
  伴随着莱拉的旁白,我一张张翻看着平板里的照片。学生们戴着手织的白色围巾,举着“STAY WITH YUKINO”或是“守护雪野”这样的标语,在翩飞的小雪中列队高喊着。
  “今年的 2.14,情人节政变 30 周年,他们选择上街游行。当然,政府并不会允许这样的……”莱拉说到这里顿了顿,喝了口咖啡才继续下去,“反动行为。”
  根据我对她的了解,我只能说她并不认同自己对这件事的定义。“然后呢?”
  “原本雪野大的学生就大多是官商贵族的子弟,政府一旦向他们的家族施压,这点程度的反抗行动很快就会瓦解。同时那些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也不会放任自己的孩子因为这种事情遭到处分,总之那次游行后参与的学生几乎都没有被追究,但是学校方面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我的手指划过一张两名女学生一边织围巾一边对着镜头微笑的照片,再后面的内容就显示“权限不足”了。
  “所以学校……?”
  “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总之今年 6 月份雪野大被正式废校,名下的附属医院也宣布独立,在原址上新成立了雪野女子大学,也就是我希望你能去任教的地方。”
  “话不要说一半留一半。”我拉下脸来。
  “剩下的一半要等你答应我之后才能告诉你,毕竟也算是国家机密一类的了。”

  莱拉淡定地又喝了一口咖啡,我的情绪却越发不平静。
  “所以为什么要我去当老师?我对医学一窍不通,如果你是抱着什么目的要把我安插进去,当个学生可能还更合适点……”
  坐在我面前的贵族小姐闻言却突然笑出声:“你别开玩笑了……说真的,短发一点也不适合你。”
  “……什么意思?”
  “这副优哉游哉的样子也不像。”
  莱拉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单手撑着脸,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狐狸似的看着我:“我所认识的 405,是那个有着犀利的眼神,总是能在战场上做出正确判断并且下达准确命令的,出色的战地之花,而不是留着短发戴着眼镜说话细声细气的乖乖女。”
  三年没见,这位贵族小姐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领真是一点都没有退步。我胸口隐隐有几分火气开始上涌,手里的抹茶拿铁也不香了。
  “那你大概能意识到现在跟你说话的不是什么眼神犀利的 405,而是普普通通的女高中生月见里洋子。顺带一提你崇拜的 405 在最后一战里葬送了一半队友的性命,而月见里洋子虽然没什么用,但至少是无害的。”
  “405 并没有葬送一半队友的性命。她是拯救了一半的人。”
  “……?”
  我能感觉到我的耐心正在逐渐燃烧殆尽,甚至很难再维持女高中生的表情管理,所有的厌恶与不耐烦都直截了当地出现在了脸上。
  而莱拉依然无动于衷:“一群除了 Karas 和两年的半吊子训练以外一无所有的青少年深入敌军的后方,你不觉得他们没有全灭才是个奇迹吗?一开始就没有人指望你们能回来,甚至也没有人希望……”
  “正是这样。没有人希望 405 回来,所以 405 也不会回来。”我把已经冷掉的抹茶拿铁放回桌子上,冷冷地叙述着,“今天你找到的人是月见里洋子,几天之后她也会消失。战争已经结束了,我只想一个人过我孤单平静的日子,再找个小角落孤独终老,权贵之间的勾心斗角麻烦不要涉及到无辜的人。”
  “战争没有结束。它也不会结束,只要有人活着,就必定会有战争。”莱拉提高了声音,“我以为你会比我更清楚这一点的,405!你不会以为我是凭一己之力就找到你的吧?”
  “……当然不是,不然我也没有必要逃亡了。”我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么共和国的精英找我这个死人到底有何贵干?我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而不是像小时候那样不明不白地就让人去卖命。”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以为……你也会清楚这一点的。”
  大小姐的表情一如我意料之中地柔软了下来,显然对于昔日“渡鸦”小队的遭遇,她也是心怀愧疚的。莱拉再度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不该出现的路人,身体微微向我倾了过来,压低了声音:“政府认为 Karas 相关的实验数据和大量样本依然被存放在实验室里,因此才逮捕了众多相关人员,但所有人都口径统一地说所有材料都被销毁了……”
  “……你们就没有考虑过他们真的销毁了吗?”
  “雪野大学周围至今仍不断出现睡眠机能障碍的报告,残余 Karas 样本销毁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政府认为 Karas 研究的参与者必定会想方设法回到学校,因此将旧址改建成了女子大学。”
  “哈?”这是什么逻辑?
  莱拉的脸上也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我想起她曾经也是女校的学生:“总之……能在新雪野大学任教的老师,就只有女性和政府官员的亲信,这也是我希望你能去任教的原因之一。此外,盯上雪野大的不止共和国政府,还有十三区残存的梦神教信徒,他们认为 Karas 的出世是神的旨意,必定会想方设法潜入雪野大寻找残余的样本,所以……政府同时也在不遗余力地寻找前‘渡鸦’小队的成员。”
  我干笑了两声,不予置评。莱拉也知道我想说什么,巧妙地跳过了这个话题:“目前‘渡鸦’小队的幸存者基本都被汇集到了第八区……约书亚在红叶市开了诊所;糖在雪野大附近开了甜品店,当然她是第一个被我抓到的人;实现在是第三区的治安官,一旦发现什么异常会随时调动过来……”
  听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怀念的情绪不受控制地涌上心头。
  “你们会拥有崭新的档案和身份,同时也会被赋予一部分机密档案的查询权限。相应的,你们会被纳入政府在第八区成立的“对 Karas 特殊对策小组”中,一旦出现任何与 Karas 相关的事件,都需要你们出面妥善处理。”
  “也就是说,和小时候做的事差不多对吧?”
  “可以这么理解。”

  手里的抹茶拿铁不知不觉已经见底了。摆在我面前的选择似乎并没有两个:莱拉的到访足以证明政府确认了我还活着,想必他们为了找到一个活人是不会吝啬多印几张通缉令的,到时候我的平静生活就会变得岌岌可危;而答应莱拉的条件,不但可以光明正大地再次成为拉维共和国的合法公民,甚至还能找昔日队友一起叙旧,不得不说这是很诱人的条件。
  不过唯一的问题是……“你说的这个特殊对策小组,负责人是?”
  “当然是我啊。”莱拉一脸理所当然地看着我。
  想想也是,不然一个第三区教育部长为什么会跑来干这种事。
  “……你不是修产假吗?”
  “负责人只需要坐在办公室里使……联络你们就可以了,跟修产假不冲突啊。如果我不方便的时候就由糖代班。”
  我面无表情地吐槽:“你刚才是想说‘使唤’来着吧?”
  莱拉的脸瞬间跨了下去:“总之就这么决定了!明天跟我一起去雪野市交户籍登记表,然后在我回第三区之前把你入职的手续办好,这次可不许再跑了!”
  不愧是大小姐,这就开始使唤上了吗……

  “橘……诗织?又要换新名字了吗,真像是你一贯的作风啊。”
  莱拉一边仔细研究着我的户籍登记表一边发表评论,我突然想起来有件事是时候告诉她了。
  “那是。顺带一提,篝璎子 / Kagari 也是个假名。璎子是 405 的另一个谐音,篝是我从某个看过的动画里随手摘出来的。”
  大小姐的手不出意料地僵住了,良久她才憋出一句:“……真是,败给你了。”
  我满意地从她手里抽回登记表交给前台的工作人员,却听到她在身后又对我说了一句。
  “不过我还是要说,短发真的不适合你。”
  我理了理被围巾摩擦得有些静电的发尾,转身对她笑了一下。
  “其实我自己也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