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发】笔后谈 + 一些零散的动画吐槽

  何为“笔后谈”?其实就是后记,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么个词语,虽然现在写东西已经不用笔了,但这三个字看起来还是挺有韵味的。
  断发这篇一开始只是个写作练习,单纯想写莱拉在咖啡馆门口的一个场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渡鸦小队的背景设定。然后中途我又吃了一堆书,再捡起来的时候已经忘记自己要写什么了,于是就从 405 的视角重新来了一遍……


.+†+.

405

  关于 405 的断章已经有三篇了,绝赞填坑中的巴别塔之诗,已经被我扔回草稿箱的星火,还有就是这次的断发。
  大概因为 405 的名字和我本人一样吧,加在她身上的设定总是会更加详细一点。其实这个角色的传统来自于《甜甜圈事件簿》,里面的“虞汐子”也是这样一个既像编剧又像角色的存在,与其说她打破了第四面墙,不如说她就是第四面墙。红妆和甜甜圈事件簿应该都算我 Meta Novel 的试验品?不过现在日轻厕纸里这种叙事方法还蛮多的,说白了小说这个载体本身的传统就是“通过纸面像读者叙述故事”,第四面墙的存在也是挺模糊的吧?
  不过甜甜圈事件簿里的“虞汐子”的角色,在梦蚀中交给了糖砂。糖砂的原型是“今井糖”,和 Mio 一样,也是我的一个 UTAU 企划。不过 Mio 是最早的音源企划之一,有很详细的造型和声音设定,今井糖只有一个人设。名字当然是来自于信女啦~所以想想这个人设就是很适合代替我“信女厨”的位置去 Miss Donuts 当店长的。
  莱拉的人设也和 UTAU 有关,是一个配布过的音源“Natalia 冬南曦”,现在在 B 站还能听到她的声音。不过这个 UTAU 只有形象和声音的设定,其它的背景故事和性格之类的,包括“莱拉·伍德维尔”这个名字,又是从我另一篇 HP 同人《星航》里搬过来的了。
  说白了 DDer 就是我之前挖过的所有坑的总合,可以算是“创作世界的回忆录”一类的作品,说实话上了年纪我也很难再有创造力和行动力去做什么新设定了,静下心来把小时候做的一堆酷炫设定都写出来也算不辜负我仲永般的童年吧……

节奏感

  常年没用笔写作的弊端就是我对节奏的把控力基本丧失了。断发这一篇整体的节奏感就是很差,同样是用头发来暗示人物的心境,《游丝》的节奏和镜头感明显就好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要归罪与同人和原创的区别,写同人的时候我可以很得心应手地略去一些原作读者众所周知的设定,但写原创的时候就总是强迫自己事无巨细地叙述清楚,因为这些东西如果我不写出来可能自己也会忘,而等我忘了以后这世界上就不会有人再记得了。比如断发里关于学生游行的描述,我本来是想略过去的,因为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我在影射 HK 事件,而且这三言两语写出来的实在是非常拙劣的模仿,如果有人要攻击我是恶意蹭热度我都哑口无言,因为这个场景设计的实在太差了。但是我还是硬着头皮写了出来,因为我害怕如果就此删掉,日后再回忆起来的时候会忘了我试图记录这件事,或者忘了我试图记录这件事的勇气。

勇气?

  小学在课间写小说的时候总有同学看了问我:“你故事里写的这个 xxx 是谁呀?”
  一开始我会回答“没有谁,就是我自己空想出来的”,因为那时我的故事确实就是为了服务我自己而诞生的,我的世界里并没有其他人的参与。但久而久之我的孤独因为他人的关注而产生了动摇,开始在我的故事里加入以我的同学为原型的角色,并在有人询问的时候大大方方地承认。
  当时是出于什么心态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了,不过毕竟艺术源自于生活,我把同学写进小说里这种事也无可厚非,但我大方承认的态度给我引来了不少麻烦。角色的原型纷纷抢着阅读我新写的故事,并且不住地抗议:“我明明没有做过这种事,也没有跟 xxx 关系不好,为什么要把我写成这样?”
  于是我只能灰头土脸地把角色魔改成他们认不出的样子,再向我的读者宣布,这些角色已经改过了,不再是现实里的 xxx 了,才得以免去被原型告老师的麻烦。

真实感

  有了这样的经历,此后我便觉得敢于在虚拟的故事里插入现实事件是需要勇气的,至少承认你插入了现实事件这一点需要。一旦被人发现你虚构的故事里存在现实的原型,就难免会有人站在现实的角度批判你的立场和政治觉悟,然后再从故事引申出去开始怀疑你的现实人品。
  这种莫名其妙的衍生行为在中文语境中尤为盛行,不知是我大清自有文字狱的优良传统,还是因为在其他语言环境中我身为一个外国人会被天然地宽容对待从而产生了幸存者偏差。我想两者皆有,毕竟人类的愚蠢总是相似的,但看见爱国二刺螈前仆后继地跑到 B 站给革命机打满分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怀疑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利益相关,大大大大大河内的梗我也挺喜欢玩,不过虽然没看过革命机和甲铁城,但罪恶王冠和 prpr 我都是挺喜欢的。GC 一度是我心目中的神作,虽然围城那一段和某部生化危机电影里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让我觉得很尴尬,但是歌好听画面也爽,你说结局喂屎吧,可是开局看祈妹那身衣服我就猜到她要领便当了,你管那叫金鱼??那不是荆棘鸟吗?
  所以小时候我很困惑为什么大家都喷 GC 是粪作,今年看到了超人高中生才想明白,因为很多观众就是喜欢站在现实的角度批判你的立场和政治觉悟,不管你的故事是否有现实存在的原型,即使你设定主角是世间独一无二的超人玛丽苏,他们也要跳出来大喊:“不行,你写的这个事我做不到,所以你的设定有问题!你弱智!”
  ——在虚拟世界里寻找真实感的人一定脑子有问题。现在已经不流行这句话了?

新番吐槽

  我对动画作品的评价只注重这么三点:1、情节是否完整;2、人设是否鲜明;3、情绪是否传达到位。其它的世界观设定是否新颖啦,音乐好不好听啦,节奏镜头感带不带感啦,画面画风好不好看啦,都是额外的附加分项。
  至于三观正不正?抱歉,我觉得开口闭口把“三观”这个词挂在嘴边的人本身就是三观不正,至少 Ta 的价值观绝对是非常狭隘的。

  所以按照这个标准,大河内写的 GC 和 prpr 在我这都可以打 9 分;tv 版京吹是 10 分,剧场的黑泽声音太商业化了反而缺乏感染力,只能给 9.5;京紫画面好看可是情节实在称不上完整,只能给 8.5;这一季的平均值和超人高中生都是情节人设挺有趣但是没有什么深层情绪的轻喜剧,给 8 分;刺客守则的脚本我看是已经放弃治疗了,看在 OP 和 ED 的份上给你 6 分吧。
  我真的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喷超人高中生没有逻辑,明明这个作品一开始的设定就告诉你我就是要搞七个龙傲天去折腾异世界,你干嘛偏要揪着作者和其他观众的领子问凭什么他们七个人能那么傲天?我寻思这故事放在现实里也挺常见的啊,随便哪个手游的开服穿阁 dalao 用脚就能吊打你这个 0 氪咸鱼萌新不是常识吗,你还要去揪着客服的领子问为什么自己会被吊打?因为 dalao 充了钱啊!
  真的我发现了,这届观众完全没有接受作品设定的能力,他们只能生硬地把自己看到的剧情塞进自己固化的逻辑系统里,如果符合就是神作,如果不符合就是屎。也不止是作品了,他们甚至对现实人物也这么搞,你能想象我吃着火锅唱着歌微博热搜突然跳出来一条“twosetviolin 反华”我是什么心情吗?

所谓人

刷微博的时候我偶尔会想在香港人眼里我们大陆人可能根本不是人类而是贵党在培养皿里用福尔马林泡大的异形怪物吧,尤其绝大部分人在我眼里看起来也就是这个样子的。

  ↑以上是我前几日发在长毛象的吐槽。不知是我才疏学浅还是闭门造车太久导致与社会脱节了,我真的觉得当代你国人和我认知概念中的“人”完全不同。
  不会独立思考,没有共情能力,为了剥削阶级的利益迫不及待地自我阉割,并用更加严厉的标准审查他人。说没有共情能力也并不确切,只不过他们的共情从来不是向更弱者的共情,而是身为一个奴隶想法设法体谅奴隶主的共情。
  我找不到确切的词语来概括这种行为,仿佛是自发放弃了自己身为人的骄傲,心甘情愿地成为某个机器的百万个齿轮分之一,而那台机器却是用来切割人类的。
  我也找不到确切的词语来形容我的心情。我只能说,如果有朝一日我也面临这样的选择,那么我宁可用尸体来捍卫我生而为人的尊严。
  当然最好不要有那一天,不过如果真的有,我也希望能让我痛痛快快地消失。
  毕竟为了这个目标我也折腾自己好多年了。

逃亡

全部家当压缩成一个 24 寸的行李箱,在每个地方停留不超过三个月,在每个地方都会更换不同的名字、身份和手机号,当然,也要更换不同的行李箱。

  给 405 设计的逃亡方式,也是我向往的生活。没有留恋没有牵挂,孤身一人浪迹天涯。
  小时候我曾经向往过,“认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去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然而温柔对我终究是负担。躯体上的弱小注定我无法忽视别人对我的伤害,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活成一个共产主义者的样子也并不会让我得到一丝的尊敬,我不计回报的付出所带来的结果往往不仅没有回报,甚至还会换回轻视和谩骂。
  于是“成为一个温柔的人”成为了我作茧自缚的诅咒。我无法要求自己不善待不在意他人,即使对方完全不在意甚至厌恶我。
  对父母是这样。对所谓的“朋友”也是这样。
  我发现温柔于我而言是一件具有成瘾性的东西,一旦开始付出就立刻会被自我满足所带来的幸福感包围,直到对方用轻视和谎言讲我狠狠砸醒,但即使如此我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化解掉这份“付出”产生的戒断反应。
  所以去他妈的温柔吧,我已经成瘾了 20 年,希望以后的日子能活得洒脱一点。
  不要再为无谓的人付出了。

断发

  最开始说过,“断发”和“游丝”一样,是通过头发来暗示人物的心境。
  “游丝”指的是如同碎发一样飘忽不定的小情绪,骸执拗地把头发绑成马尾,是为了露出后颈的刺青,提醒自己和异三郎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而把头发终于放下,是指她终于认可了自己那些像普通女孩一样的小情绪,开始期待与天照院奈落分道扬镳的未来。
  大概是这样的故事,倒回去看了一遍,表达的还挺完整的。
  但是“断发”的意象就没能接起整篇文章,即使来来回回改了好几遍都还是差那么一口气。可能是需要交代设定的对话太多了,没有足够的情节去编排镜头和画面,几乎全程都是 405 和莱拉在互相话聊【。总之试图表达的是,头发代表 405 的过去,剪短了头发象征着她试图与昔日的队友和自我一刀两断,但莱拉反反复复地强调“短发一点也不适合你”,意思是 405 果然还是个很恋旧的人。
  就像我一样。

  其实我本人的头发也是长长短短地剪来剪去。小时候我一直是喜欢长发的,直到初中母上大人嫌弃我每天早上梳头太久,强迫我剪了妹妹头。因为当时迷恋小哀也很快接纳了自己,结果发现每天早上把睡乱的头发理顺需要花比长头发更多的时间,母上最后还是默许我留长了。
  这一留就是到大学,高中三年我一直保持着长发及腰,除非实在打结了或者到了上厕所的时候会落在奇怪地方的长度,才会在洗头的时候自己剪上两刀。
  大概是抑郁症开始服药后的几个月,依稀记得是个夏天的周末,我一个人在寝室里洗完头出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发奇想,翻出剪刀咔嚓咔嚓把留了 5 年的头发剪到了下巴的长度。
  我还记得那天剪完头发过于得意忘形,出去用公共吹风机吹头发的时候一阵妖风把寝室门给吹关上了,只能灰头土脸地去找宿管阿姨开门……
  神奇的是大学时我的发质和初中又不一样了,刘海一直很服帖,只有发尾会卷起来,最后的效果看起来很像久美子,一直到现在都有人这么说。总之我还是很喜欢我短发的形象的,加上我对自己的理发技术也很是自信,直到现在也是不定时自己修剪一下,维持在堪堪能扎起来的长度。
  虽然长发能编各种好看的小辫子,随手用一根筷子把头发盘起来的样子也很帅,不过短发是真的很清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