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一个病号的日记#150206

  终于在药物的帮助下戒掉了某些致命的情感,却又陷入另一个纷乱的困境之中。
  对文字的运用似乎开始灵敏起来,无所寄托的灵魂与情感也大约终于有了坟墓。终于能把那些不堪却真实的情感描述成精致而虚幻的样子,再装进小小的容器之中丢在脑海内的某处,或是溶进空气里让风把它们带走,就像从前那样。
  像从前那样,写着一本又一本的随笔和日记,翻阅那一页又一页的回忆与幻想,仿佛是与无数个不同的自己对话,那样的日子既安逸而又充满惊喜。一切从外界收到的感触都被内化成我自己的情感和故事,但那又并不是属于我的,只是我所见证过的一幕幕演出,即使它流落进我的心里又流淌至我的笔尖,委托我的文字为它留下一个安身之地。
  那究竟是我还是其他人?究竟是我的成长还是那些孤独游荡的灵魂依附在了我身上,从而让我成了如今的样子?
  大约人的灵魂是系着无数看不见的弦的,一举一动都由他人所牵动也同时影响了他人。可太过刻意地维系与某个人的联系只会让自己精疲力竭而已,我终于懂了这个道理,所以借药物放下了那些联系。可毕竟是执着了太久的思念,突然脱力的感觉也让人措手不及。
  仿佛突然落入冰冷的水里,身上无数的丝弦上下沉浮着,明明稍微的一点行动就能找到谁来救起我,可偏偏只看见那些断裂的弦,如水母般轻盈却狰狞地划破视线中闪烁着微光的水面和天空。
  我终于学会了放下,却也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再也抓不住其它的人,甚至是我自己。
  终于能将心中杂乱无章的感受浇筑于文字之中。
  然而又有谁能读懂呢?
  只能期待下一个时过境迁的自我了吧。